《花木籣》

《花木籣》的造型風格叫我懷念那部多年前由萬氏兄弟創作的中國動畫《大鬧天宮》。

如果現在這《花木籣》換成中國版本會是怎樣呢?封建皇帝還會像現在這般是個好皇帝?花木籣也該是一個與老爹一起相依為命的窮苦人家女兒,就像《白毛女》內的楊家喜兒,至於李翔當然就是當了八路軍的大春了。前幾年何平的《雙旗鎮刀客》就很出色地應用了這種模式。

「向前進!向前進!.......古有花木籣替父去從軍,今有娘子軍扛槍為人民......」樣板戲《紅色娘子軍》曾刻意地在歌詞中把古代花木籣與革命娘子軍作為一個對照,然而「婦女要翻身」自覺的女性解放在當時仍然是個美麗的誤會。《白毛女》需要一個當了八路軍的楊大春,喜兒才能解放,《紅色娘子軍》同樣需要個黨代表洪常青為她們引路、為她們犧牲。現在這「老外」迪斯尼的木籣竟要一個李翔來「操她」,這戲的中文翻譯實在可恨,他不可能不知道「操」在北方是常用的粗口。

《花木籣》中我以為最有趣的是那冒名頂替的木須。木須是「莫需」的諧音,因而想到「莫需有」,中國人的後園是祖先十八代,打仗的時候還帶著十八代祖先派的代表,幸而真正帶上路的往往是個冒牌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