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疏散區

大衛.麥美倫<切爾諾貝爾>攝影展
Photographs of CHERNOBYL by David McMillan 09.09.98-20.09.98

星期六的早晨
Pripyat三十六小時內仍有
四萬五千人未曾疏散
那天風和日麗
婚禮.日光浴.母親推著嬰兒車
散步
八年後的照片.這個無人的空城
貨車在清洗受輻射的街道
所有的狗被狩獵隊槍殺了
存下這狗媽媽逃出生天
餵養了六隻收藏起的
小狗
溫室荒廢.樹枝仍穿透屋頂
記錄撒滿醫院的地上
x光片,一樽樽的血液.血漿
空的椅子誰剛坐過?
產房裡嬰兒已化作天使
還是在別的地方想像翅膀
托兒所空置的小床位
駁落的牆壁可記下從前
嬰孩的啼哭
野草
在空的酒店房間肆意生長
松林枯萎了
有些別的郤生長蓬勃
把球場化做叢林
疏散區員工手裡握著
新近長出的磨菇
還有切割下它們的小刀
腳上穿著褪色的軍褲
皮大衣後面仍是從前
施希金繪畫的風景
Olshanet Skaya小姐
插起在實驗溫室的放射性泥土
生長的花朵


看有關文章
  向上
Pripyat河上捕獲的狗魚鰓
被記憶凝視
提著死魚的是誰?
舊軍裝遮掩著
海軍背心上的藍間條
鄉村屋頂的白鸛
被穿著探訪衣服的
兒童節目攝制隊嚇怕/驚擾
將在電視上看到的布公仔
可會像那些衣服留在區裡
遭受毀滅
避免輻射塵散播
或陪伴被餵以污染牛肉及魚
在庇護站籠裡張望的
銀狐
無法再航行的船
中學的體育館可尋著許多
破爛的球
未曾褪色的畫
孩子留在上面踢球.摔跤.射擊
拍照的人說:
Pripyat校園像Neril Shute的「沙灘上」
詭異形象相近
比炸彈更神秘的是無形的輻射
一兩只襪子.一兩件內衣
一疊厚厚的文件上一行行文字
托兒所孤獨的儲物櫃
住著一隻細小的鞋子
看著破爛的天鵝在窗沿哀鳴
廚房的地板滿是奶樽
小毛免躺在地上小書包睡在桌上
積木齊整地在架上排列
小玩具小人兒仍在小屋旁邊
等待
放置尿壺的一角看不見破壞
一切是那樣完好
甚至連尿壺的號碼都像剛寫上去
  向上
音樂堂的鋼琴還能響嗎?
紅色的宣傳壁畫仍未剝落
可知蘇維埃已變了顏色
猶如前面倒下的玩具小孩
雖仍奮力張開雙臂
由於疏散受耽誤
數千兒童暴露於輻射
那個缺乏消息的上課日
課堂如常進行
橡皮泥做的小磨菇還有別的
仍齊整地安放在架上
是誰在門上劃上1986?
1994/10.
剝落的牆壁可知道
聖誕老人留在黃色房間的畫中
「N不知代表什麼?
另一幅反轉掉落地下
又有誰來不及離去停留其中

圓形的藍色海報寫下祝福:
「願世上所有兒童得到和平」

抱著小孩的母親
5隻白鴿及底下升起的太陽/輻射
小朋友的繪畫完好地留在架上
可看到拉著汽球的小孩.小屋.小樹
小路.小小的太陽以及搖搖板
列寧爺爺的正面浮雕
在他看護的托兒所地上斷裂
地上的書可見他的言語
葡萄藤探進窗戶
在內裡長出葡萄又乾枯
12面有著鐮刀錘子旗幟的畫
齊整排列
右邊的門烏黑一片
窗外的光投射在另一個
臉容穿孔的列寧頭像上
前面的洋娃娃可見拍照的手刻意地
放置
猶記得畫那頭像的作者
是一位兒童插畫的畫家
97年10月的白雪
可能把死去多年的
遊樂場滑梯掩埋?
被遊人擠得水洩不通的日子
五一節前幾天
「地獄輪」想像不到此時
如此靜默
枯萎了紅森林
又長出松針扭曲及松子過量的
樹木
被荒廢的雷達、直升機
尚待掩埋的軍用儀器
橫木把棄船連到岸上
垂釣者釣著2135年前
不能吃的魚
載著花布頭巾的大嬏走了七百公里路
在紀念日返回鄉村的墳地
載上手套去拔除十字架旁的野草
墓碑上的紙花
地上野豬挖掘的痕跡

 
  向上
鄉村課室掛著完好無損的地圖
人體模型癱靠在旁邊
兩張單人椅釘在一起連成長椅
上面的木條爛掉快又重新分開
鄉村禮堂的布幕掉下一邊
蘇維埃紅色標記在窗口寫著
1941--1995
是搶掠使柜的門都沒了倒在地上
剩粉紅色花牆紙仍漂亮奪目
變作會堂的教堂如今又成為
另一種教堂
窗框華麗的浮雕紋飾
1917改了用途
馬克思在浮雕飾板上說著:
「人必須努力鑽研,成為有藝術修養的人
才懂欣賞藝術」
壁爐自先鋒營牆上摔下
遺留痕跡
樹枝從窗外探進
死去的居民
請求在鄉村墳場豎起
自己的白色十字架
Belarus道路北邊
70%的輻射
南部甲狀腺癌兒童
意外前的二百倍
Janov火車站的車卡遺留至今
照片看不著車卡
一隻木船像要駛出門口
紅色的 STOP 牌
白帽者在水泥保謢殼前停步
千名工人參與工程感染嚴重輻射
無數裂痕
在原以為維持三十年的水泥上
擴展伸延
  [ 回頁頂 ]